• 简体中文
  • English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临床路径数据库 反馈纠错 帮助中心
年份 科室 标题 摘要 详情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鼓膜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鼓膜炎(ICD-10:H73.802) (二)诊断依据。 根据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咽喉科学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年。 1.症状: (1).急性鼓膜炎症常见者有急性鼓膜炎和大疱性鼓膜炎。 急性鼓膜炎大多伴发于急性外耳道和急性中耳炎。而大疱性鼓膜炎是一种由病毒引起的鼓膜原发性炎症,单耳或双耳发病,表现为耳痛、耳溢液、轻度听力下降、低调性耳鸣或有耳闷胀感、可伴低烧、乏力等全身不适症状。 (2).慢性鼓膜炎症较多见的是慢性肉芽性鼓膜炎,又称特发性慢性鼓膜炎。表现为耳内不适或痒,一般不痛、耳内流脓、无臭、轻度传导性听力下降。 2.体查: (1).大疱性鼓膜炎可见外耳道整个皮肤或深部皮肤充血。鼓膜松弛部充血、膨出。大疱性鼓膜炎者可见疱疹多位于鼓膜后上方,大小不一,数目不等。疱疹呈淡黄色或灰白色,若有新鲜出血则显红色。疱疹破溃后,局部呈暗红色,可有少量渗血,但鼓膜不会出现穿孔。疾病早期,乳突可有轻压痛。 (2).慢性肉芽性鼓膜炎患者的鼓膜轻度充血、鼓膜表面和外耳道深部皮肤有微小颗粒状肉芽或表浅溃疡,病损表面有少许脓液,肉芽可随鼓膜活动。颞骨高分辨CT见鼓室及乳突正常。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慢性鼻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慢性鼻炎(ICD-10:J31.004) 行鼻内镜手术(ICD-9-CM-3:21.31/22.2-22.6) (二)诊断依据。 根据《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年。 1.症状:鼻塞、流涕、咽干、嗅觉下降。 2.体征:鼻腔粘膜充血,下鼻甲肿胀;或下鼻甲粘膜肥厚,鼻甲骨肥大。黏膜表面凹凸不平,可呈结节状或桑葚样改变。 3.鼻内镜检查及影像学检查(CT或MRI):提示鼻腔黏膜慢性炎症,下鼻甲肥大。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外耳带状疱疹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外耳带状疱疹(ICD-10:B02.801+H62.1*) (二)诊断依据。 根据《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 》(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诊疗指南-皮肤病与性病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皮肤病与性病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 1.耳内和(或)耳周疼痛,可非常剧烈。 2.耳甲腔和(或)外耳道和(或)耳周出现疱疹。 3.面瘫开始为不完全性,数日或2-3周内迅速发展为完全性面瘫。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急性坏死性中耳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急性坏死性中耳炎(ICD-10:H66.4/66.0) 并行手术治疗(ICD-9-CM-3:19.3-19.5/20.2/20.4)。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咽喉科学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年)。《中耳炎的分类和分型》(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分会,2012年) 1.症状:有间断性或持续性耳溢脓病史;中重度以上听力下降。可伴有头痛、发热、眩晕、周围性面瘫等。 2.体征:可伴有高热,有鼓膜大穿孔,鼓室内可见有恶臭脓性分泌物,黏膜可见肿胀、增厚、肉芽形成;可伴中耳胆脂瘤。 3.听力检查:传导性或混合性听力损失。 4.中耳乳突HRCT扫描:提示中耳、乳突及听骨链等出现溶骨性破坏。 5.多发生于伴有急性传染性疾病的儿童。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隐蔽性乳突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隐蔽性乳突炎(ICD-10:H70.1/70.8/70.9)行手术治疗(ICD-9-CM-3:19.3-19.5/20.2/20.4)。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中耳炎的分类和分型》(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分会,2012年) 1.症状:既往有中耳炎病史,曾有抗感染治疗史,可有不同程度的听力下降、耳闷感。 2.体征:鼓膜完整,鼓室内伴有或不伴肉芽增生、胆脂瘤。 3.听力检查:传导性或混合性听力损失。 4.中耳乳突HRCT扫描:提示乳突存在炎性改变,伴或不伴中耳病变。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粘连性中耳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粘连性中耳炎(ICD-10:H74.1) 行手术治疗(ICD-9-CM-3:19.3-19.5/20.2/20.4)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中耳炎的分类和分型》 (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分会,2012年),《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第二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年) 1.症状:不同程度的听力下降;可伴有耳鸣、眩晕等,无耳溢脓病史; 2.体征:鼓膜完整、内陷,可有不同程度增厚、混浊,萎缩或钙化斑。松弛部袋状内陷。重者鼓膜与鼓岬粘膜融合、上皮化。 3.听力检查:传导性或混合性听力损失。 4.颞骨CT扫描:鼓室空间消失,乳突鼓室可存在密度增高影。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鼓室硬化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鼓室硬化(ICD-10:H74.8) 行手术治疗(ICD-9-CM-3: 19.3-19.5/20.2/20.4)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中耳炎的分类和分型》 (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分会,2012年),《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第二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年) 1.症状:不同程度的听力下降,可伴有耳溢脓病史;。 2.体征:具备下列项目之一者:(1)鼓膜穿孔,残余鼓膜多有片状或岛状钙化斑沉着;(2)鼓膜无穿孔,呈萎缩性瘢痕愈合,增厚、混浊,鼓膜亦可见片状或岛状钙化斑沉着。 3.听力检查:传导性或混合性听力损失。 4.颞骨CT扫描:鼓室、乳突腔可见高密度硬化灶。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慢性鼻窦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慢性鼻窦炎(ICD-10:J32.902) 行鼻内镜下鼻腔鼻窦手术(ICD-9-CM-3:) (二)诊断依据。 根据《实用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年。 1.症状:鼻塞、流脓涕、头痛、发热、嗅觉减退等。 2.体征:鼻腔、中鼻道粘液或脓性分泌物、鼻腔、中鼻道充血肿胀或伴有鼻息肉 3.鼻内镜检查及影像学检查(CT或MRI):提示鼻腔鼻窦黏膜慢性炎症。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鼻咽部血管瘤(鼻咽纤维血管瘤)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鼻咽部血管瘤(ICD-10:D18.006)。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咽喉科学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 1.咯血、咽部异物感。 2.同侧或双侧鼻塞及咽鼓管阻塞症状,如耳闭、耳痛、听力下降、鼓室积液等。 3.局部疼痛,与血管表面神经末梢比较敏感有关。 4.血管瘤一般基底宽,无蒂,表面隆起,呈结节状,颜色青蓝或紫红,质软,具有海绵样弹性,其表面有静脉网。瘤体可因动脉压或静脉压的改变,而随之增大或缩小。 5.系血管成分显著增加的纤维瘤,无明显出血倾向。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急性扁桃体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急性扁桃体炎(ICD-10:J03.900) 行药物保守治疗(ICD-9-CM-3:30.0901/30.0902)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 1.病史:急性咽痛,吞咽时加剧,可向同侧耳部放射,伴轻度呼吸苦难,可伴畏寒,高热(39-40°C), 2.体征:病人呈急性病容。局部检查见咽部粘膜呈弥漫性充血,以扁桃体及两腭弓最为严重,腭扁桃体肿大。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时在其表面可见黄白色脓点或在隐窝口处有黄白色或灰白色点状豆渣样渗出物,可连成一片形似假膜,不超出扁桃体范围,易拭去但不遗留出血创面,下颌角淋巴结常肿大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扁桃体周围脓肿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扁桃体周围脓肿(ICD-10:J36.x00) 行脓肿切开引流(ICD-9:28.0 002)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 1.病史:咽痛剧烈,发热,语音含糊,唾液垂滴,伴同侧耳部或牙齿放射痛,头偏向病侧,可伴张口困难,多发生于大多数发生于急性扁桃体炎发病3~5天后 2.体征:一侧舌(咽)腭弓充血隆起,扁桃体被推向内下方,病侧软腭及悬雍垂红肿并向对侧偏斜,颈部活动受限,头常偏向患侧,颌下淋巴结肿大。 查看
2017 耳鼻咽喉科 咽旁脓肿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咽旁脓肿(ICD-10:J39.003) 行脓肿切开排脓术(ICD-9:27.0)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临床诊疗指南-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技术操作规范-耳鼻喉科分册》(中华医学会编著,人民军医出版社) 1.病史:咽痛及颈深部疼痛,吞咽,张口及头部活动时加剧。可伴反射性耳痛,侵及翼内肌,可出现牙关紧闭,张口困难。 2.体征:患侧颈部颌下区及下颌角后肿胀,触之坚硬,压痛,严重者上达腮腺,下达胸锁乳突肌及锁骨上窝皆有肿胀。 查看
2017 风湿免疫科 系统性硬化症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系统性硬化症(ICD-10:M34) (二)诊断依据。 根据《系统性硬化病诊断及治疗指南》(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11,15(4):256-259),以及1980年美国风湿病学分会提出的系统性硬化症(SSc)分类标准。 A. 主要条件 近端硬皮病:手指及掌指(跖趾)关节近端皮肤增厚、紧绷、肿胀。这种改变可累及整个肢体、面部、颈部和躯干 B. 次要条件 1. 指硬化 上述皮肤改变仅限手指 2. 指尖凹陷性疤痕或指垫消失 由于缺血导致指尖凹陷性疤痕,或指垫消失 3. 双肺基底部纤维化 在立位胸片上,可见条状或结节状致密影,以双肺底为著,也可呈弥漫性斑点或蜂窝状肺。要除外原发性肺病所引起的这种改变 具有主要条件或两条以上次要条件者,可诊为系统性硬化症。 查看
2017 风湿免疫科 风湿热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风湿热(ICD-10:I00.XX02)。 (二)诊断依据。 根据《内科学》(葛均波、徐永健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年,第8版)、《风湿热诊断和治疗指南》(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11,15(7):483-486),采用美国心脏协会1992年修订的Jones诊断标准。 美国心脏协会1992年修订的风湿热Jones诊断标准: 1. 主要表现:心脏炎、多关节炎、舞蹈病、环形红斑、皮下结节; 2. 次要表现:关节痛、发热、急性反应物(ESR,CRP)增高、心电图P-R间期延长; 3. 有前驱的链球菌感染证据:咽喉拭子培养或快速链球菌抗原试验阳性、链球菌抗体效价升高。 如有前驱链球菌感染证据,并有2项主要表现或1项主要表现加2项次要表现者高度提示可能为急性风湿热。 查看
2017 感染科 败血症(成人非粒细胞缺乏患者)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为败血症的患者;(ICD10编码:因病原不同而异;如病原不明,编码为A41.9;单核李斯特菌败血症编码为A32.7,等等)。 (二)诊断依据。 败血症诊断通常是基于患者临床症状做出的经验性诊断或阳性检查结果(如血培养阳性)支持的回顾性诊断;包括一系列不同程度的临床表现,从感染、菌血症到脓毒症、脓毒性休克、甚至诱发多脏器功能衰竭和死亡。鉴于准确鉴定患者脏器功能衰竭是否源于感染的困难,对于脓毒症和脓毒性休克的诊断需要结合患者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影像学资料、生理学参数和细菌学结果。 qSOFA(脓毒症相关器官功能衰竭评估快速积分)≥2分是早期识别败血症的有用指标,包括以下三项,每项为1分: 1.呼吸频率≥22次/分; 2.神志改变; 3.收缩压≤100mmHg; SIRS(全身炎症反应综合症)因其对感染及预后评估的不确定性宜作为败血症的诊断参考,具备以下至少两项者考虑存在SIRS: 体温>38℃或<36℃; 心率>90次/分; 呼吸频率>20次/分或过度通气(PaCO 2<32mmHg); WBC>12×109/L 或<4×109/L或幼粒细胞>10%。 感染:病理证实的正常无菌组织被细菌侵袭; 菌血症:血液中存在细菌;是否需要两次或以上血培养发现同一种细菌取决于发现的细菌,常见皮肤污染菌需要两次或以上培养阳性,如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棒状杆菌;而革兰阴性杆菌、非发酵菌、真菌等一次血培养阳性即可诊断,尤其是对留置中央静脉导管的患者。 查看
2017 感染科 布鲁氏菌病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ICD-10:A23.901)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在2012年发布的“布鲁氏菌病诊疗指南(试行)” 1.流行病学史:发病前与家畜或畜产品、布鲁氏菌培养物等有密切接触史,或生活在布病流行区的居民等。 2.临床表现:发热,乏力,多汗,肌肉和关节疼痛, 或伴有肝、脾、淋巴结和睾丸肿大等表现。 3.临床诊断病例: 上述两项加上平板凝集试验(初筛试验)阳性者。 4.确诊病例:上述1和2两项加上免疫学检查三项(试管凝集试验、补体结合试验、布病抗-人免疫球蛋白试验)中的一项及以上阳性和(或)分离到布鲁氏菌者。 查看
2017 感染科 感染性心内膜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感染性心内膜炎(ICD-10:I33.004)。 (二)诊断依据。 改良DUCK标准: 感染性心内膜炎的主要标准: 1.病原学诊断标准: 1)2次血培养分离到典型的感染性心内膜炎典型微生物: (1)草绿色链球菌、牛链球菌、HACKE组、金黄属葡萄球菌; (2)社区获得性肠球菌,且无原发病灶。 2)符合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持续菌血症定义如下: (1)至少两次间隔12小时以上的血标本培养阳性; (2)3次血培养均阳性,或≥4次血培养时大多数阳性(第一次和最后一次标本采取时间至少间隔1小时); 3)贝纳特氏立克次体(Q热)血培养阳性或I相 IgG抗体滴度>1:800。 2.心内膜受累证据: 1)超声心动图表现如下: (1)摆动的心内团块,位于反流血流喷射路径上的瓣膜或支撑结构上,或位于植入材料上,且没有其他解剖结构可以解释; (2)脓肿; (3)人工瓣膜新发生的部分裂开。 2)新发瓣膜反流(原“杂音的加重或改变”不是充分标准)。 3.次要诊断标准: 1)易患感染性心内膜炎的心脏病或静脉吸毒; 2)体温>38℃; 3)血管现象,大动脉栓塞,化脓性肺栓塞,真菌性动脉瘤,颅内出血,结膜出血,和Janeway损害; 4)免疫现象:肾小球肾炎,Osler’s结,Roth’s斑,和类风湿因子阳性; 5)微生物学证据:血培养阳性,但不符合上述主要标准或活动性感染病原体血清学证据。 4.感染性心内膜炎的诊断标准: 1)病理学诊断标准 (1)赘生物、栓塞的赘生物或心内脓肿标本培养或组织学检查确认微生物; (2)组织学检查确定的赘生物或心内脓肿,表明活动性心内膜炎。 2)临床诊断标准 (1)2条主要标准; (2)1条主要标准+3条次要标准; (3)5条次要标准。 3)疑似感染性心内膜炎临床诊断标准 (1)1条主要标准+1条次要标准; (2)3条次要标准。 4)除外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标准 (1)确诊其他疾病; (2)临床症状在抗生素治疗后4天内缓解; (3)在抗生素治疗4天内,手术或尸检没有发现感染性心内膜炎的病理学证据; (4)没有达到疑似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标准。 查看
2017 感染科 伤寒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伤寒(ICD-10:A01.001)。 (二)诊断依据。 1、临床诊断标准:在伤寒流行季节(夏秋季)和地区有持续性高热(40-41℃),为时1-2周以上,并出现特殊中毒面容、相对缓脉、皮肤玫瑰疹、肝脾肿大、周围血象白细胞总数低下、嗜酸性粒细胞消失,骨髓象中有伤寒细胞(戒指细胞),可临床诊断为伤寒。 2、确诊标准:疑似病例如有以下项目之一者即可确诊。 1)从血、骨髓、尿、粪便玫瑰疹刮取物中,任一种标本分离到伤寒杆菌; 2)血清特异性抗体阳性肥达氏反应“O”抗体凝集效价≥1:80,“H”抗体凝集效价≥1:160,恢复期效价增高4倍以上者。 查看
2017 感染科 神经梅毒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神经梅毒(ICD-10: A52.301) (二)诊断依据。 根据梅毒、淋病、生殖器疱疹、生殖道沙眼衣原体感染 诊疗指南(2014): 1.流行病学史:有不安全性行为,多性伴或性伴感染史,或有输血史; 2.临床表现:①无症状神经梅毒:无明显症状和体征;②脑膜神经梅毒:发热、头痛、恶心、呕吐、颈项强直、视乳头水肿等;③脑膜血管梅毒:偏瘫、截瘫、失语、癫痫样发作等;④脑实质梅毒:出现精神、神经症状、脊髓痨、感觉异常等; 3.实验室检查:①非梅毒螺旋体特异血清学试验(VDRL、RPR、TRUST、SPEA)阳性,极少数可阴性②梅毒螺旋体血清学试验(TPPA、FTA-ABS、TPHA)阳性。③脑脊液检查:白细胞计数≥5×106/L,蛋白量>500 mg/L,且无引起异常的其他原因。脑脊液荧光螺旋体抗体吸收试验(FTA-ABS)和(或)性病研究实验室(VDRL)试验阳性; 4.疑似病例: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①、②、③中的脑脊液常规检查异常(排除引起异常的其他原因),可有或无流行病学史; 5.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实验室检查③中的脑脊液梅毒血清学试验阳性。 查看
2017 感染科 戊型病毒性肝炎临床路径 (一)适用对象。 第一诊断戊型病毒性肝炎(ICD-10:B17.201) (二)诊断依据。 根据中华医学会《临床诊疗指南·传染病学分册》(2006.12,人民卫生出版社) 1.急性起病; 2.流行病学:病前在戊型病毒性肝炎流行区,进食未煮熟的海产品等,或饮用污染的水; 3.主要症状:乏力、食欲减退,恶心、呕吐、厌油、腹胀、肝区痛,尿色加深,黄疸,少数可伴发热; 4.主要体征:可有皮肤巩膜黄染,肝大,质地软,边缘锐,伴触痛及叩痛; 5.病原学:戊型肝炎病毒(HEV)相关检查阳性,其中血或粪便HEVRNA(+)具有确诊意义,抗HEV-IgM和/或抗HEV-IgG阳性有参考价值; 6.排除其他原因甲型病毒性肝炎、其他嗜肝病毒如巨细胞病毒、药物等导致的急性肝损伤; 根据上述1-4,6条标准加上抗HEV-IgM(+)可以临床诊断;血或粪便HEV-RNA(+)阳性可以确定诊断。 查看